印刷新聞 印刷技術 印刷展會 印刷詞典 院校社團 印刷企業 印刷雜志 電子書庫

包裝印刷業六大猜想,2021年太關鍵

更新日期:2021-01-15

原材料大幅上漲,人民幣外升內貶,全球經濟內卷……當2021年的畫卷打開,我們發現包裝印刷業一點也不光鮮,受壓迫,受擠壓,挑戰無處不在。

  包小編斷言,對于40余萬家大大小小的包裝印刷企業來說,2021年將是決定性的一年,更是“為往圣繼絕學,為將來開太平”的一年。

  

  那么,今年行業路在何方,又將有哪些大事發生呢?包小編在此不揣鄙陋,略為大家描摹一下。

包裝訂單持續衰退
  這一點雖然有些不可描述,但卻是不可逆轉的事實,在此不便予深究。只要想想那9億多領著2000元月收入在高物價低福利的社會茍活的同胞,就什么都明白了。包小編不想用拼多多的巨大成功來打擊那些豪賭消費升級而慘敗的正能量人士。

  

  把視線拉回到2021年,投資國對出口的依賴,不會減弱,只會增強。上半年內我國的出口仍然有望保持增長。但到了下半年,隨著歐美經濟受到重創,人民寅吃卯糧的后遺癥爆發,我國的出口市場訂單很可能出現衰退。

  另外,中國首席經濟學家論壇研究院副院長林采宜表示,受疫情的嚴重沖擊,居民可支配收入降幅達25%,這將直接影響到2021年的居民消費。與此同時,隨著投資增速與消費增速間的剪刀差的不斷擴大,將進一步削弱消費品需求。并且,隨著上游的漲價潮傳導到消費終端,居民購買力將進一步削弱。

  
大膽預測一下,2021年國內包裝訂單量將保持兩位數以上的負增長。

原材料暴跌
  這一點很多人不明白,如果我舉例說2021年很可能出現2018年的行情,你或許容易理解一些。

  理論上講,成本上漲,必定導致物價上漲。但從貨幣經濟學的角度來看,只有大量資金涌入的領域,物價才會上漲。比如樓市,比如鋼鐵水泥等等。因為在政府主導下,大量資金進入這些投資型領域,所以一直漲。而在消費領域,則處于彼漲此消的狀態好多年了。

  來看一組雖不太真實但卻有一定參考價值的數據,中國2020年全年CPI同比漲2.5%,但2020年全年PPI同比降1.8%。 平均起來,工業制成品出廠價格仍然是下降的。如果只計算食品、服裝、電子電器、手機、玩具、家具、建材等消費品價格,則下降的比例還要更大。

  

  因此,當前的包裝印刷行業,由于需求減少和原材料持續暴漲,導致大量原料堆積在中間貿易商環節,在傳導無望的情況下,很可能出現原材料持續陰跌的行情。

包裝巨頭重組牌局
  歷史是螺旋上升的,但企業永遠前行。在各行各業爭相向工業4.0邁進的風口,資本雄厚的巨頭將重組牌局,包裝印刷行業集中度有望快速上升。

  

  以瓦楞紙包裝行業為例,CR5占比2017年僅6.7%,CR10為9.4%;而歐美、澳洲等國家CR5達到80%以上。目前,包裝各細分領域的行業巨頭均在全力打造工業互聯網平臺,通過數字化與智能化平臺幫助中小微企業提升效率,擺脫困境,永續經營。

  總之,巨頭企業通過不斷提升場景、智能、數據、平臺、生態等方面的能力,在行業封疆列土,建立各自的勢力范圍,將是2021年包裝印刷業的一道風景。

包裝共享工廠出爐
  2020年,阿里犀牛共享中央工廠問世,并迅速復制為2家。據說,京東、拼多多、網易嚴選等電商巨頭,也在憑借雄厚的資本,傾力打造智能化中央共享工廠。

  

  在環保成本、人工成本、廠房租金越來越高昂的情況下,包裝印刷行業的中央共享工廠也呼之欲出。

  此前,裕同云創、陽光概念包裝都嘗試過此類模式,預計2021年,裕同、山鷹等企業將會大力推行共享工廠模式,引領設計師、品牌設計機構和大量小微型包裝企業轉型升級。

禁限塑風口一腳踏空
  2020年,禁限塑令使得紙包裝業變得炙手可熱。無論是紙制品,還是紙漿制品,都是熱得發燙,整個市場情緒爆棚。

  

  在造紙行業,APP、晨鳴、太陽、亞太森博等都非常看好以紙代塑的市場前景,并通過大力擴張來瓜分這一市場紅利。相反,紙制品行業卻表現得出奇的平靜,沒有什么炒作氣氛。

  在紙漿制品領域,匯林,凱成,迪樂等老牌企業不斷坐大,界龍,永發,裕同,斯道拉恩索,山鷹,合興等強龍大舉闖關,更有金箭,文達,植本,光大同創,昆寶達、聯欣,森洋,萬能,舒康,格林杜爾,海派,金牌等新貴涌入進來。

  但是,在包小編看來,鑒于過去對賭消費升級全部失敗的慘痛教訓來看,高歌猛進的企業要十分小心一腳踏空。原因很簡單,對于處于溫飽線的人來說,昂貴的環保包裝只會令他們敬而遠之。

行業大洗牌加劇
  溫水煮青蛙式的摧殘之后,2021年包裝業有望迎來大洗牌。

  近年來,在資本力量的推動下,上市包裝印刷企業正在大刀闊斧地擴張產能。而頭部企業快速向數字化與智能化升級,也將迅速建立對競爭對手的降維打擊,一場包裝工業的大煥新與大洗牌即將在2021年鋪展開來。

  
規模居中、設備陳舊、轉型滯后的企業將面臨殘酷的現實,因無力與更高效的工業互聯網企業競爭而退出市場。而實力弱小的數十萬小微包裝廠也在這場風雷激蕩的大變局中隨風飄搖,它們要么加入到龍頭包企的共享工廠,成為單元化的包裝服務商,要么徹底退出江湖,另尋出路。

  而老齡化導致的招工困難,與少子化衍生的黯淡前景,將是摧毀傳統包裝印刷企業的兩柄利劍。

秒速赛车玩法技巧论坛 游戏注册视讯 澳洲幸运5开奖历史统计 澳洲幸运5开奖号码 万达娱乐城真人百家乐 海南飞鱼彩票控 浙江快乐彩电视走势图 安徽11选5一定 bg视讯统一开怎么做假 幸运农场辅助软件手机版 广西快3今天推荐号码查询 河北时时彩qq群是骗局 江苏快三走势 河南11选5多少钱一柱 dg视讯长期盈利 澳门百家乐网址_Welcome 快乐10分钟计划